宝鸡之窗

> 首页 > 财经>理财 > 查看内容

陷培训贷学生再揭内幕:街头卖手机膜称商战项目

2017-04-24 16:09:54 | 查看: 0| 评论: 0

030.jpg

南都报道数百学生身陷“培训贷”后,事件持续发酵,目前,已有学生起诉指路人公司,要求偿还助学金和利息。同时,南都记者了解到,警方也在全力侦办此案。日前,再有学生向南都报料,指路人公司涉嫌以“拉人头”的方式招收校园大使,利诱大学生以进一步向校园渗透。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认为,“(指路人公司)利用学生的社会经验不足,比较容易轻信人的弱点,拿学生当替罪羊,骗取贷款,极其恶劣”,是一场彻头彻尾有组织的诈骗。

  学生控诉

  “指路人”想让我做“校园大使”招揽学生

  目前就读于广东某师范学院天河学院大三年级的小思在2015年11月加入了指路人公司的“蓝海计划”。他不但经历完整的“指路人套路”,而且还被“指路人”看中,想招揽他成为校园大使,希望他能拉更多的学生参加培训。

  多名学生向南都记者证实了指路人公司“校园大使制度”的存在,并称感召成功一个人会得到300元或400元的奖励。

  “师兄拉人头让我加入”

  小思接触到指路人,是通过学校社团的一个师兄,“师兄是以拉人头的方式将我推荐过去”。

  小思称,这位师兄极力拉他去参加指路人公司“一对一”免费职业测评。“他说,指路人挺不错的,通过测评还能认识到自己很多的不足。”随后,小思收到问卷邮件。填完后,他接到一名工作人员的电话,邀他到指路人公司在珠江新城的总部参加测评。“工作人员重点突出我的劣势。”测评后工作人员就向小思推销“蓝海计划”。“有工作人员对我说,机会难得,建议交200元作为名额保留押金。”小思说。

  小思当时并未答应,但后来经过师兄一轮“洗脑”,“又被套进去了”。之后,小思来到指路人公司,填写了一份个人信息表,签下了“蓝海计划”项目协议书和一份贷款合同。

  小思称,在这过程中,他只知道要交学费,但并没有听工作人员说是贷款。“他们说学费完全可以通过兼职挣回来,不会有什么负担。”“签贷款合同的时候,是拿平板电脑给我签的,工作人员指着电脑上的空白处,我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小思说,工作人员没有自我介绍,也没有说明这是贷款,本金多少,利率多少。而在签完合同后,小思称,指路人公司说会有一个电话打给他,“只要按照填写的个人信息表回答就行了”。

  小思称,事实上,自己是后来收到第三方贷款公司的还款提醒短信才知道自己已经贷款。“短信上说,前六个月每个月要还款50多元。”根据小思签订的“蓝海计划项目协议书”,小思在前六个月每月确实无需交学费,但是从第七个月开始,每个月“办理费用分期申请”。从第七个月开始,小思每个月就要还近700元,不还就会收到催款信息。

  被分配成长伙伴,一对一跟踪

  加入“蓝海计划”后,小思曾参加指路人公司开设的七天七夜“精英领袖训练营”。培训过程中的导师,基本是指路人公司的高管向某和王某娴。“讲的都是成功学比如意向比方法更重要一类。有导师还曾给我们催眠,幻想场景,说要感恩父母,过后让我们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感想。”

  小思称,每个学员都会被分配一个成长伙伴,这个角色会在培训过程中全程跟踪,“会打电话给你,问你最近做了什么事,后来我没培训了,才干脆不接他们的电话”。

  让当“校园大使”“传销”现形

  小思回忆称,在他上完“精英领袖训练营”后,在指路人公司上班的师姐就问他,愿不愿意成为“校园大使”。所谓“校园大使”,就是“拉人头”进指路人公司接受培训,进而可获得奖励。

  小思提供的录音显示,这名师姐介绍,“校园大使”是“小规模”招收,学员至少要在“精英”结业后,如对课程的认可度相对较高,学员的“成长陪伴顾问”会跟学员沟通,看他是否有意愿成为“校园大使”。

  “校园大使可以锻炼表达能力和感召能力。”这名师姐在录音中称,因为学员在学费方面有压力,校园大使可以奖励300元一个人,“300元也是在顾问的提成里去扣除”。小思说,当时自己感觉“拉人头”有违法嫌疑,就没有成为“校园大使”。

  街头贩卖手机膜也被称“商战项目”

  小思在培训过程中还参加了指路人公司所说的“商战项目”。实际上,就是通过指路人公司的渠道倒货进来学校面向学生销售。小思称,此前,自己的师兄就在学校组建团队,“指路人公司跟中山某个数码公司有合作,他们是通过指路人的渠道进的货”。小思后来接手师兄的团队,通过指路人公司的渠道进了一些手机配件,在学校卖给学生。

  “其实也没有便宜多少,一张钢化膜当时进货价是3元,据我所知,钢化膜的成本不到1元,更便宜的通过淘宝都可以买得到。”小思的生意并不好,当时还卖剩一批货,亏了钱。

  小思觉得参加指路人公司开设的课程完全无法兼顾到学习,后来就没再去听课。不过,指路人公司工作人员也没有催促他完成课程。“只是一个师姐说有空就去听课。”

  不过,因为小思贷了款,从参加“蓝海计划”的第7个月起,每个月都要偿还贷款近700元,否则就会收到催款信息。怕影响到前途的小思只能利用课余时间打零工做兼职偿还贷款。

  小思签下的协议书显示,“蓝海计划”的服务周期为自协议签订起的24个自然月,“若乙方(小思)对所获得服务不满意,且在协议签订之日起的24个月内无法在项目提供的平台上获得高于项目费用的项目利润,则可申请退回甲方(指路人公司)所收取费用与项目利润间的差额”。

  小思满心期盼等过了24个月,可以收到指路人公司退还的学费。却不料指路人公司如今已经人去楼空。

  再起底

  “指路人”并没有推荐大学生就业的资质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指路人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包括职业技能培训(不包括需要取得许可审批方可经营的职业技能培训项目)一项。据天河区人社局的工作人员称,一般的职业技能培训机构需要办理民办职业培训机构资质,然而根据查询,公司设立在天河区珠江新城的指路人公司并未在天河区办理这一资质。

  打职业技能培训的擦边球

  工作人员称,根据南都报道中学生讲述的指路人公司培训过程,并不含有专业技能在内,经营范围中的“职业技能培训(不包括需要取得许可审批方可经营的职业技能培训项目)”显然是打了擦边球。

  据透露,工作人员在对指路人公司位于天河区珠江新城的总部检查过程中,指路人公司在去年11月份就已经搬走,听说还拖欠了租金。

  根据学生小英提供的“蓝海计划协议书”,有条款提到,“乙方(小英)需全程参加项目的各环节课程,积极配合导师的计划安排,完成项目各阶段的计划;对于达到参与课程的最低标准,无违纪行为,积极主动的,甲方(指路人公司)有义务为乙方提供包就业的保障,确保乙方在毕业后走上与自身职业规划匹配的工作岗位”,“甲方推荐乙方就业后,乙方若因个人原因被用人单位辞退,或自愿离职,办理好离职交接的全部手续,对原用人单位已作妥善处理情形下,如果提前向甲方说明情况,并且需要甲方再协调推荐就业的,甲方仍然可以继续为乙方提供就业之机会”。

  实际上,南都记者查询广州市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发现指路人公司“自工商登记(备案)之日起,超过90日未取得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大学生就业推荐的批准文件”,也就是说,指路人公司并无推荐大学生就业的资质。

  “我觉得这是一场彻头彻尾有组织的诈骗”

  就学生遭遇指路人公司“培训贷”一事,南都记者采访了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

  “我觉得这是一场彻头彻尾有组织的诈骗。”方颂称,“(指路人公司)利用学生的社会经验不足,比较容易轻信人的弱点,拿学生当替罪羊,骗取贷款,极其恶劣。”

  根据南都此前报道披露的细节,方颂称,从贷款的审核环节来看,贷款公司确实看不到有多大过错,“确实有签字,有拿身份证拍照,所有这些细节都做到了。”方颂称,因为这种贷款的审核是远程审核,只能看这些要件,“培训公司可能骗学生,让学生全部配合做到了”。

  即便如此,方颂认为,如果学生申贷的时候贷款公司的业务人员在场,那么,贷款公司人员与指路人公司有可能存在串通。“(从贷款流程看),贷款的业务人员明显在现场没有显示身份,明确说明合同条款的内容。再则,贷款公司人员可能对培训公司的不法行为也没有制止,而是采取默认甚至是支持的方式。”方颂称,贷款业务人员此举对业务的好处,可能是“有提成,有奖金”。

  方颂认为,若学生申贷时贷款公司业务人员没有在现场,而是委托于培训合作机构,这种情况下,方颂称,贷款公司有管理上的责任,“(贷款公司)对于培训机构突然出现的大量贷款需求,有没有进一步去跟踪去了解,在内部管理方面是需要去加强的”。

  大学生必须要有防范意识

  不过,方颂也认为,这些投诉的学生本身也需总结教训,虽然他们的社会经验较欠缺,但是,必须要有防范意识,不能“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一味轻信别人”。

  方颂认为,这起事件事实上反映了对学生教育上存在薄弱环节,比如在“学生性格培养,对于自我的保护上”,当前的教育有弱点。“整个社会不是温室,一定会有坏人,会有大灰狼。”

  学生该如何规避以“培训贷”为名的骗局?方颂给出了这样的建议:第一,学生不能轻信别人,而应该冷静地去看书面的东西,因为签了字就有法律责任,如要签,也要问同学和师长,抱着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如有可疑处,坚决不要签;第二,要敢于说不,如觉得不对劲,要坚决拒绝;第三,一旦出现问题,马上寻求帮助,可以通过三个渠道:家长、辅导员老师、报案。

  最新进展

  400多名学员投诉,指路人公司被告上法庭

  南都曝光广州指路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指路人公司”)以“洗脑”的营销手法让数百名学生身陷“培训贷”,引发广泛的社会关注。随着南都的曝光,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维权。

  4月20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指路人公司发出公告。公告显示,该院受理原告田某诉被告指路人公司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一案,但“因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向你公司送达”,故采用公告送达。

  公告显示,原告田某诉请该院判令:1.被告偿还助学金9920元及利息500元;2.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该院定于2017年7月27日8时45分在该院第八法庭对本案公开开庭审理。

  4月20日同一天,指路人公司两名主要股东涉案的非法吸存一案也已在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不过,原指路人公司法律顾问黄律师称这是一起涉及全国多个代理商的集资诈骗,与指路人公司的培训教育并无关联。至于学生反映的身陷“培训贷”一事,黄律师称目前已收到了400多名学员投诉。对学生与指路人公司签订的具体合同和资金流向,黄律师称,因其不参与公司经营,并不清楚。

  黄律师称,针对目前的情况,他的意见是,先对指路人公司现有资产进行清算,召集受害学生开会申报债权,如确实资不抵债,公司应该直接向法院申请破产。不过由于两名股东被抓,清算工作很难进行。

  截至昨日,南都记者发现,指路人公司的网站已经无法访问,而指路人公司的微信公众号“指路人成长”也已经因“大量用户投诉此账号有违规行为”已经无法访问历史消息。

  案例特写

  他们这样还款

  女生身有残疾

  做洗碗工还贷

  借贷人:小茜

  学校:广州某技术学院 情况:需要连续18个月每月偿还700元

  小茜是广州某技术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她从小在粤东的农村长大,上大学是她第一次来到大城市里生活。小茜身材矮小,肢体上有些缺陷,自卑的她很担心未来。

  和大多投诉的学生一样,小茜按照听取校园讲座,完成网络测评,体验免费咨询的流程,于去年4月来到了指路人公司珠江新城的总部。

  小茜回忆,在一个类似大富翁的财富游戏中,当时在场的同学没有一个能完成某项任务,就被一个长着一副“校长”模样的人“痛批了一顿”。此后,指路人公司的职员就开始游说学生参加指路人的职业培训课程,声称培训费用并不高昂,前六个月不用交钱,后期每个月的花费也仅需数百元,还可获得兼职机会。

  “一开始,我觉得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好的事,但是,他们说是有政府补贴的,学校很多师兄师姐都参与了,我就安心了。”小茜说。申请贷款期间,指路人的职员还给小茜的父亲打了电话,以确保贷款审核的电话能成功得到确认。小茜说,自己还被指导如何应对贷款公司的询问。

  小茜称,自己直到收到还款信息提示才醒悟,她当时签下的是一份分期贷款的合同。她需要连续18个月每月偿还700元,如不能按时还款,在征信系统中就会留下不良记录,影响日后前途。

  没有偿还能力又害怕父母担心的小茜,只能想尽各种办法凑钱。为此,她一边在学校继续勤工俭学,一边找同学借钱,并到工厂打工。

  因为肢体不便,无法剧烈运动的小茜只能做做洗碗工这样的工作,“都是瞒着爸妈的,他们要是知道了,怕我腿脚痛肯定不让的。而且,我们家经济情况也不乐观,怕他们知道了受不了。”

  为了减少开支,她干脆少吃或直接不吃晚饭,“这样的话,按照学校这边的消费,每个月300元钱还是能够过得去。”小茜说,目前,她还有9000多元的贷款没有还完,暂时只能硬着头皮和好友共同承担。“先把钱还完再说吧。”问及以后的打算,她叹了口气。

  忙于兼职还贷款

  根本没时间学习

  借贷人:晓静

  学校:广州某学校 情况:每个月还700元,已经还了6800元,还剩一半的钱没还

  晓静也是指路人公司“培训贷”的投诉人之一。

  2015年9月,刚刚进入大学校园的晓静在校内收到了一份关于创业就业的调查问卷。当时,作为家中长女,第一次来城市的她,正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她相信,这份问卷或许可以解答她的疑惑,就在上面留下了联系方式。

  过了一段时间,指路人公司给她打来电话,邀她做一次免费测评咨询。“当时做的结果很不堪,我知道自己对外界的了解比较少,但是有很多理所当然的问题答得也不对,测评结果是100分只给了我30分。”晓静回忆。

  心灰意冷的晓静听从了导师们的建议,准备参加培训。“(做决定的时候)我不是很犹豫。我从小就是比较独立的人,也比较能吃苦。初中的时候我就在村里面干活,有点小收入了。我觉得每个月还700元,前期有补助,后期有兼职,应该可以负担的。”晓静称。

  到目前为止,晓静已经还了6 8 0 0元,还剩一半的钱没还。“就是很忍耐地还,也没问家里要过一分钱,就自己扛着。其实我是学设计的,课业非常非常忙,作业很多,而且以后找工作竞争又激烈,真的要投入时间。但是,为了还钱,我根本都没时间学习了。”

  资金最紧缺的时候,晓静只要一有空闲就去做兼职。晓静说,那份兼职是指路人介绍的,在某个影院工作,每小时11.5元。很多时候,因为课业,她只能上晚班,工作时间是16时到次日凌晨1时。

“那个影院离我们学校特别远,最快也要一个半小时,来回就得3个钟头。凌晨下班之后,早上6点多又得赶回学校上课。但就算这样也拿不到多少钱,最多的一个月有过1400元,我自己比较忙的时候能拿个三四百吧。真的是把自己折磨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我听说我好像是还得最多的人了,我挺担心个人征信会受影响的。”

  晓静说,目前,学业受影响严重,而指路人公司所谓的兼职机会也不过是高强度低回报的体力活。“我觉得他们这样骗人挺缺德的。”

  南都关于培训贷调查报道刊出后,成为各大门户网站的热点,立即登上了新浪微博的实时热搜榜。包括人民日报微信公号、共青团中央微信公号等都转发了南都“培训贷”报道,腾讯微信、澎湃、中国经济网、东方财富(10.680-0.46-4.13%)网、万户论坛、巴中在线、搜狐先知道、佰佰安全网等近百家媒体转载。包括央广网在内的多个媒体进行了跟进报道。


最新评论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扫一扫

扫一扫
更多精彩内容随心看

服务热线
0917-8829999

返回顶部

0.040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