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之窗

> 首页 > 资讯>国内 > 查看内容

官员将小区门口变主要受贿点:最危险就最安全

2017-04-24 14:04:30 | 查看: 0| 评论: 0

006.jpg

2016年12月27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犯受贿罪的银川市水务局原局长杨凯臻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杨凯臻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03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杨凯臻当庭服判,没有提出上诉。

艺术馆漏水牵出受贿大案

2015年10月,银川市政府接到政府工程项目韩美林艺术馆相关负责人的反映,建馆没多久,馆内发生地下渗水事故。而该馆之前已对外公布,将于当年12月隆重开馆。此事的社会影响很大,牵涉面很广,该馆希望上级领导多加重视,在开馆之前能够把漏水问题解决掉,并查出原因。

银川市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有关领导迅速作出重要批示,要严查工程质量背后的腐败问题,并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不管是谁,只要在这个上面动了手脚,必须一查到底。问题很快查出来了,地下漏水和一个名叫龚坚强的人有关,此人是韩美林艺术馆室外配套工程项目的承建商,他在电话里对调查人员说,自己一直是这么干的,怎么会出问题呢,即使真的有问题,他现在也过不来,他手里还有很多活。调查人员迅速赶到龚坚强所在外省的一处建筑工地,当场将其控制。几天后,龚坚强也"坚强"不了了,他流着汗,对调查人员说:"这事你们要知道其中原委,就去问问你们的那个杨局长,就都清楚了……"

调查人员听到龚坚强嘴里的这个杨局长,都吃了一惊。在银川市,杨凯臻的名声还是不小的,他年轻有为,30多岁就当上了市里的局长,现在也刚刚40岁,才从项目工程代建局调到银川市水务局当局长不久,难道韩美林艺术馆的地下漏水与他有关?他这个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上升空间很大,他难道不为自己的政治生命考虑?调查人员紧锁眉头。

调查人员与检察机关联手进行前期摸底,相关事实清楚后,他们找到已任水务局局长的杨凯臻。谈话氛围还是比较宽松的,但调查人员感觉,杨凯臻有些坐立不安。谈话3个多小时,杨凯臻不断地说要喝水,要去卫生间方便,但对于调查人员提出的实质性问题,他绕着圈,打着太极,就是不切入正题回答。没有穿制服的检察官点了他一下:"你肯定接触过龚坚强吧,他的项目需要你来亲自批,他难道没找过你?他给过你什么东西,你该不会已经忘了吧?"杨凯臻陷入持久的沉默,最后他轻轻说了一句:"让我再想想。"

杨凯臻的这一想,又过了几个月。2016年春节一过,调查人员再次找到杨凯臻,询问他想得如何。调查人员有所不知的是,在这个杨凯臻所说的"想一想"的几个月里,他没有停歇下来,他白天当局长,晚上四处活动,找关系,并拿着数百万去退赃,其中就有龚坚强送给他的20万。又一段时间过去了,2016年5月7日下午1点,银川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通知杨凯臻到案接受调查,经工作人员反复讲解政策、法律进行教育后,杨凯臻于5月15日交代了自己受贿的不法事实。

2016年6月2日,由银川市公安局执行,对涉嫌受贿的杨凯臻刑事拘留。至此,杨凯臻不得不低下了头,作了彻底交代,但他同时又说:"我退出了不少钱,又主动交代,我这个可不可以算自首?"检察机关没有回答他。其实杨凯臻心里非常清楚,在自己就任代建局局长期间,短短的一两年时间里,他收受的钱财超过了800万。他也是懂些法律的,事后退赃不能表明自己没犯过罪,他的犯罪性质是严重的,他有些后悔,但更多的是恐慌。

愧对孩子和老母

今年42岁的杨凯臻是银川市兴庆区人,他从最初的中专生,成为一名研究生,成绩有目共睹。杨凯臻从基层乡政府一名普通干部做起,先后在银川下属灵武市各乡镇、大泉林场、灵武市林业局等单位工作。

基层的杨凯臻,在群众眼里还是比较牢靠的。他凡事亲力亲为,联系群众,工作踏实。有一次下乡的时候,杨凯臻看到一户农家的羊圈塌了,他当即挽起袖子跟农户一起把羊圈修好,忙了整整一个下午,当时农户还以为他仅仅是个乡里来的新大学生。事后得知他是乡里的第一把手,农户非常感动。但是进了城,当了局长后,杨凯臻就不一样了,换了一副面孔。

韩美林艺术馆地下漏水事件东窗事发,杨凯臻感到自身难保,他面临的不仅仅是一个龚坚强送钱给他的事情,他还先后收过多个承包商的钱,每一笔他都记在心里,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要完了。那几个月里,杨凯臻的情绪波动很大,思想几度挣扎,好几次想自杀。有一次,他真的在半夜里站到了自家高楼的窗台上,想眼睛一闭,跳下去,一了百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杨凯臻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母亲,母亲为自己操劳多年,从来不求回报,一再关照他,做人要本分,不该拿的钱不能拿,而母亲这几天就住在杨凯臻家。

还有一人,就是他年幼的儿子,这天晚上,儿子临睡前还和他一个劲地聊起学校里的新鲜事。平时他会认真地听儿子的所见所闻,但这天,他满脑子都是罪恶感,根本不知道儿子在说些什么。

想起韩美林艺术馆建设的前前后后,杨凯臻感觉像做梦一样。他和很多银川人一样,也非常喜爱这位名扬海内外的大画家韩美林,对他2008年中国奥运会前设计绘画的福娃非常喜欢,他还特地买了一套福娃玩偶,挂在儿子床头。杨凯臻想着,在韩美林艺术馆开馆的那一天,见到韩美林本人时,一定请韩美林给自己2008年收藏的福娃邮票上签名。

韩美林艺术馆为什么会在银川建造?这要追溯到2010年。当年,韩美林先生怀着对贺兰山的深厚情谊,将创作的千余件艺术精品捐赠给银川市人民政府。为了收藏、陈列这些珍贵的艺术作品,银川市政府决定在贺兰山岩画遗址景区内兴建一座艺术馆。由此,银川韩美林艺术馆落成。韩美林在艺术馆奠基仪式上曾深情地说过:"21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贺兰山,面对那么多古岩画,突然感觉,我走了半辈子,直到50多岁才找到艺术的家。"

杨凯臻深陷悔恨,这样的一个艺术殿堂,还不到开馆的日子,居然漏水,而且是因为自己的私心,他对不起的不仅仅是艺术家本人,更对不起几百万银川父老乡亲。

小区门口成收钱最佳去处

2012年年初的时候,杨凯臻家住银川兴庆区新世纪花园小区。说起来,他的胆子也真够大的--收受他人贿赂的地点,居然都选择在自己小区门口。从2012年至2015年年初,时任代建局局长的杨凯臻,分7次非法收受银川市第一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项目经理刘阿根(另案处理)送予的580万元现金,并为刘某某在工程承揽、工程施工协调、承诺解决工程款等方面提供帮助。期间,杨凯臻家搬到兴庆区牡丹园小区,他照样在这个小区门口大胆受贿。

除了收刘阿根的钱,银川市民大厅、阅海幼儿园项目工程承建商袁大海也是杨凯臻的重要"客户"。2013年至2014年年初,杨凯臻在自己小区门口,分2次非法收受袁大海送予的现金145万元。每次受贿,袁大海都是拿出一个高档的黑色密码箱,他边把沉甸甸的箱子递给杨凯臻,边说:"密码是4个8,讨个吉利。"拿到钱后,杨凯臻总会避开家人,独自在书房里,反锁上门,喜滋滋地数钱,一数就是大半夜,他依然精神抖擞。拿了那么多钱,杨凯臻为袁大海在承建工程上提供了"友好的帮助"。

2013年下半年,银川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银川市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项目工程承建商康建良经熟人介绍结识杨凯臻,希望他在工程上帮帮忙。杨凯臻心里很明白,承包商找到他一般都是上演"三部曲":喝茶、吃饭、送钱。康建良果然也是这样。他打听到,杨凯臻一般都在自家小区门口收钱,他虽然心里很忐忑,但还是"投其所好",把50万现金装在一个包里,开车到了杨凯臻的小区门口。把钱递出去时,康建良小心翼翼地说了句:"杨局长,这地方……安全吗?有没有熟人?有没有监控探头?"杨凯臻笑了笑,不以为然地丢出一句:"这是我的地方,这里的探头装在哪里我都知道的,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

而这些,只是杨凯臻收受他人贿赂的冰山一角。2016年12月13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杨凯臻涉嫌受贿一案,经审理,法院认定杨凯臻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778万元,美元44600元,价值人民币两万元的购物卡,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同时,杨凯臻在案发前主动积极退还677万元人民币、44600美元受贿款。

"我对不起党的栽培,对不起家人,我深刻认识到,我的犯罪行为已给社会造成很大影响,想想过去,我还算一个有作为、有前途的年轻干部,是我们家里的骄傲,也是孩子心目中的偶像。想不到,一切因为我的贪念,所有的美好已不复存在……"2016年12月27日,法院宣判之日,杨凯臻在庭审最后陈述,涕泪涟涟,宣读了自己的"悔罪书"。


最新评论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扫一扫

扫一扫
更多精彩内容随心看

服务热线
0917-8829999

返回顶部

0.038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