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之窗

> 首页 > 资讯>娱乐 > 查看内容

付费时代下吃相:王思聪4个字坐收8万多元

2017-04-10 14:37:54 | 查看: 0| 评论: 0

59.jpg

还是熟悉的王思聪[微博],依然是一字千金的回答,可这次“低调的网红小王”的付费问答远没有去年掀起的水花儿大。前不久,王思聪开通了微博问答,有网友花5000元向其提问,却仅得到4个字的答复——熟能生巧。

  截至4月9日晚,这条提问已有18万余人围观。按照“围观一次1块钱,扣除10%平台服务费,博主和提问者均分围观收入”的规定计算,王思聪可坐收8万多元,四字答案短短几天就变成了“一字万金”,收费堪比“琅琊阁阁主”。

  但熟悉小王同学的人都知道,钱虽然没少挣,但这次的微博答题热度却距离他的巅峰相差甚远。去年,他在知识平台分答开通付费首秀,一口气答了32个问题,尺度开放,收获了17万元和无数眼球,但一夜爆红的分答没多久就被突然暂停服务。消失47天之后,分答终于宣告回归,投资人的身影里也多了王思聪的名字。分答和知乎必有一战的言论也预示着知识付费平台的春天来了。

  可一年过去了,大战并没有如期而至。小清新的知乎上却也刮起了一股浓厚的“网红”风。前不久,一位名为“海贼-王路飞”的网友被发现拥有244个身份,伊拉克战地记者、云南排雷战士、沈阳火车站小偷、社团卧底、北京技术员的身份都是他,可这些都是编的。

  其实,扒下“海贼-王路飞”底裤的是知乎自身。但这项原本定位为清理平台违规用户的自查行为也暴露了知乎的尴尬。不少老知友感叹,那个志同道合,需要邀请才能进入,在一起愉快的轻声探讨问题,精英扎堆的知乎不见了。知乎打开大门迎接新的客人,空气也难免变得乌烟瘴气。


  付费!付费!

  内容平台们的收费之旅

  其实,“海贼-王路飞”的出现对于任何一个平台而言,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在规模效应和资本的压力下,开放是一个平台的必然选择。既然打开了窗户,蝴蝶和苍蝇就都会飞进来。从这个角度看,平台的自查、自净就显得格外重要。

  相比在乎气质的网友,平台的运营者面对的是经营压力。2017年年初,1亿美元的D轮融资、估值已超10亿美元的身价,都让人更直观地看到知乎的飞越。

  主动求变,是活下去的第一步。于是,知乎开始接广告、推值乎、知乎live……不遗余力地尝试着各种内容变现的方式。行业垂直意见领袖的背书、机构号的入驻、资讯类内容的上线,有人戏称知乎变得像是“明日头条”。

  慢了12年的豆瓣也决定不再沉睡。2017年,豆瓣上线“豆瓣时间”、推出“醒来”,加入内容付费的战场首期专栏为《醒来——北岛和朋友们的诗歌课》,一共设置102期音频节目,定价128元。豆瓣依然是电影、电视、音乐、书籍爱好者的三角地,但莫名其妙的1分评论、毫无营养的口水,也让小清新的豆瓣收费之旅变得小心翼翼。

  其他的平台也在野蛮生长。仅在2017年,36氪、喜马拉雅、得到都推出了付费频道,甚至连电商平台京东和搜索引擎百度也推出了类似的问答应用。付费问答、付费听讲、付费阅读轮番上场,当付费的时代到来,平台如何保持优雅的吃相?当知识付费的热潮渐渐褪去,回归到兴趣式消费和内容产出的本质的时候,这些喧嚣盛行的知识付费平台又该怎么办呢?


  爆款“围城”

  没火的想爆红,火了的怕爆炸

  对创业者而言,更大的尴尬在于,“爆款”已经变成内容创业时代的围城,没火的想爆红,火了的怕爆炸。当大多数默默无闻的写作者还在思考如何创作出一篇阅读量10万+的文章时,那些轻松获得早期红利,一出手就10万+的“爆款”创作者却担心自己陷入“爆款困境”。

有媒体发现,张小龙的微信指数,只有咪蒙的四十分之一。咪蒙的成功虽然有偶然因素,但根据她的文章,她的5万月薪的助理每天要关注300多个公众号,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一遍,把好的标题、开头、段落、句式记录下来,要关注新闻热点,因为大热点就是流量风口。

  红极一时的Papi酱很早就确立了团队作战,搭建了短视频聚合平台Papitube。从内容分布来看,Papi酱亲自上阵的节目越来越少,内容也没有以前搞笑。前不久,Papi酱合伙人杨铭对外宣布,其旗下艺人经纪公司泰洋川禾于近期完成1.2亿元人民币融资时,大众的关注焦点还是Papi酱。杨铭在采访中表示,Papi酱今后的发展方向会更偏向于明星模式,做演员或导演都有可能。“经过大量曝光之后,我认为papi酱已经成为一个明星了。”杨铭说。

  借用演员张译[微博]的一句话,“演员和明星是两个行当。”所以,对内容创业者而言,成为咪蒙和Papi酱那样的明星是可遇不可求的。从自身兴趣出发,梳理自己的知识脉络,顺便依靠平台挣点零花钱,可能是更舒服的姿势。


最新评论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扫一扫

扫一扫
更多精彩内容随心看

服务热线
0917-8829999

返回顶部

0.040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