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欢迎光临秒速飞艇_秒速赛车官网!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400-123-4567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邮箱:admin@baidu.com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秒速赛车 > 新闻动态 >

活学活用玩转小组合作,这所中学课堂效益最大化的秘诀在这里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18-10-30

“教学相长这个词原来只能用于师生之间,但在小组合作中,它更多地体现在学生之间,而教师的转变是从讲授者变成了观察者、点拨者、评价者、激励者。”

小组合作学习是实现学生学习方式转变的着力点之一,它建立了更适于学生学习的教学新秩序,让课堂保持常态化活力。但“好经”更需要好好念——先进的教学理念也需要与师资、学情、学科特点等教学实际相结合,才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区第三中学的教师们开展“小组合作学习”6年,收到了显著的成效。

先学带动后学,最终一起会学

赵卫平教英语已经20多个年头,像其他教师一样,他在自己的讲台上精耕细作,但仍逃脱不了“靠天吃饭”的命运——遇到生源好的年份,成绩就好;但凡生源不理想,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近10年来,因为诸多因素的影响,地处城乡接合部的太原市小店区第三中学,生源质量更不尽如人意。

2012年,为了响应小店区号召,学校开始了以“德育管理精细化,教学组织合作化,学生活动个性化”为核心的特色化建设。“小组”“合作”“学习”这些老旧术语组合在一起,给赵卫平带来了全新的教学方式。现在,赵卫平的教学已经变得“舒适而高效”,这种变化得益于他对“小组”的灵活运用。“以前的教学方式就像老农种地,每一株苗都要亲手照顾到,但浑身是铁能捻几颗钉,当我们面对学校这种大班额的现状和参差不齐的学情时,这种方式吃力不讨好。”赵卫平如是说。

有鉴于此,赵卫平在班内开始了“小导师制”尝试。他根据班内分组情况,适当地先对学习能力较强的学生进行重点培训,培训内容不仅仅是课业内容,更多的是组内管理的方法与技巧。然后,这些经过培训的“小导师”带着学习内容和辅导方法回到各自的组内,开始组织小组学习,带动更多的同学成为小导师。先学会的带动后学会的,学习像核裂变的链式反应一样在学生之间发生:同一知识的多次传递,加深了记忆,不同方法的相互碰撞,拓展了思路;在正确与错误的辨析间,知识点联结被加固,在同学间的反馈与评价中,学习主动性被提高。最终的效果是大家不仅都学会了,而且变得会学了。

王培荣是学力稍有不足的孩子,特别是对英语这类语言性学科,更是缺乏兴趣。“以前在小学,老师一讲英语我就犯困。上了初中后,赵老师让班里的小导师给我讲课,不仅听得清楚,还可以随时发问。我学会了之后,再讲给其他没学会的同学,英语成绩提高很快。”

这正是小组合作学习的有利之处,不仅打破了教师一味地讲、学生似懂非懂地学的低效学习方式,而且相较于原来的所谓“结对子”“一帮一”的学生合作形式,小组合作学习为学生提供了更为自由的平台,让学习过程变得“平易近人”,而且从中获益的不仅是后进生。

郝宇欣在担任小导师的这一年里,最大的感受就是收获大于付出。“在给同学做辅导答疑时,自己往往灵感突发,发现许多以前没有领悟到的方法,这让我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教学相长这个词原来只能用于师生之间,但在小组合作中,它更多地体现在学生之间,而教师的转变是从讲授者变成了观察者、点拨者、评价者、激励者。”赵卫平说。

分层教学,同步发展

韩计英是学校最资深的数学教师,年逾50的她精力已经大不如前,但教学热情却比以前更高涨。究其原因,是因为她找到了契合实际的方法。

数学科目的重要任务是落实知识点,公理、定理、推论最终要体现在解题上,每一个数字、每一个符号都马虎不得。所以数学课最苦,数学教师最累。几十年如一日的苦累,韩计英曾视之为理所应当,因为“不苦不累不出成绩”。

而小组合作学习给了韩计英另一个解。她曾认为,在以往的教学模式中,讲授的内容、做的练习、考核评价的标准都是一样的,就是一种最为公平的方式,但现在看来,这种做法纵然公平却不公正,因为它忽略了学习的主体——人。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是客观存在的,作为教师,最不能忽略的就是这一点。

在小组合作学习的条件下,打破这种困局成为可能。“科学分组是小组合作学习的基础,而组间同质、组内异质的分组基本原则,给我的教学带来了新的启发。”韩计英表示,“我结合学情,开始尝试分层给学生安排教学内容,布置分层作业、分层考核”。

具体做法是,根据组内的分层,韩计英给不同层次的学生布置难度不同的练习,相应地在评价与考核中也采用相适的题目,让学优生“吃得饱”,同时也让后进生“吃得了”,让各层级的学生都能“跳一跳”摸到自己的“最近发展区”。

马鸣是分层教学的受益者。他说:“针对不同层级的学生,韩老师布置了难易程度不同的题型,这样我既不用在特别难或特别简单的题目上浪费时间,快速高效地完成学习任务,又树立了对数学的信心,成绩不断提高。”

也许有人会提出异议,分层教学与小组合作本身是冲突的,其实不然。小组合作学习与分层教学是珠联璧合的,小组紧密的联系,让不同层次之间的学生有了更多诸如相互检查、相互批阅这样的交流机会。因此,层内解决不了的问题,可能在小组就得到了解决,学生在小组学习时没发现的知识盲点和漏洞很可能在层内被发现。可以说,分层是横向的组,小组是纵向的层,两者相辅相成。

班内走组,源头活水

“语文不像数理化那样能体现出显著的个体差异,中学语文追求的是其背后的文化浸染和熏陶。”作为一名语文特级教师,王海霞对语文课教学目标有着清晰的认识。

“既然语文课重在个人的理解与感悟,那是不是小组合作这一形式对于语文课来说并不是那么有价值?”一次教研活动中,面对新教师的疑问,王海霞给出的答案是:“语文学习更依赖小组合作,但形式可以是多样的。”

王海霞举了一个例子:《最后一课》是初中语文课本中的传统名篇,文中结尾,韩麦尔先生“呆在那儿,头靠着墙壁,话也不说,只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放学了——你们走吧。’”每每讲到这个地方,许多学生不能理解韩麦尔先生这个平淡动作的背后情感。一次课上,班里的学生对此的解读出现了许多分歧,小组内部经过讨论也不能得出一致的结论,有些学生甚至争执起来。于是,王海霞灵机一动,临时打破小组界限,安排持有相同意见的学生组成辩论小组,各小组派代表展开辩论。最后虽然结论仍不统一,但学生们都理解了一点,那就是韩麦尔先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这个举动表现了一个普通人对于丧失祖国的伤感与无奈,越无奈越表现出他的爱国情怀。

这节课让王海霞对于语文课的小组合作学习有了全新的认识:小组合作学习是破解教学困境的利器,要坚定不移地使用,更要依照学科特点和班级学情等实际情况用好。

在此基础上,王海霞在一些需要拔高的教学内容中,还大胆使用了“走组制”。所谓“走组”,就是临时打破小组建制,根据教学实际重组小组,使学生在某一具体问题的讨论中产生更深层次的思维碰撞,让同质学生之间的碰撞和异质学生之间的碰撞有层次地同时发生。

这种碰撞让学生对语文课堂充满了新鲜感,闫文颖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走组的快乐在于还我们学习的自由。每次走组我都很兴奋,可以与自己观点一致的同学深入交流,也可以与观点不同的同学展开辩论,只要敢于亮出自己的观点,表现自己的风采,无论输赢都会得到同学和老师的赞许,这样的语文课我很喜欢。”

如今在小店区第三中学,学生活学活用,玩转小组的例子还有许多。“小组合作学习的思想已深入人心,在具体运用中,老师们从实际出发,开创性使用小组合作学习方式,努力使课堂效益最大化。”副校长张凤云说。

校长王玉根也对小组合作学习充满信心,“课堂是舞台,教师是导演,我们应努力让学生成为舞台的主人,还学生一片自主学习的天地,将学生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化。”

返回列表

上一篇:迎着新时代的曙光逐梦前行——献给共和国69周年华诞

下一篇:英超市不再标“最佳食用日期”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电话:400-123-4567 传真:+86-123-4567

Copyright © www.sn0917.com 秒速飞艇_秒速赛车官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 ICP备案编号:ICP备********号